饥荒没吃早饭

这儿饥荒
aph 全职高手 冰与火之歌掉坑中 偶尔码段子
微博@饥八戒背KarimGuo

太久不动笔了…应基友要求加上了腿毛嘿嘿嘿(─‿─)

闲的没事的摸鱼  果然我应该好好练字去了……

▲喻文州X索克萨尔

▲短

▲上课时突然开的脑洞

▲情敌少天啊啊啊啊



夜色深了,月亮像是被浸饱了油的纸张笼罩了似的朦胧。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旁,为他掖好被子。喻文州进入黑甜乡后呼吸轻柔平稳,轻薄的蚕丝被随着他的呼吸向海面一样起起伏伏。月华笼在他像是古希腊的大理石雕像一样的脸,从饱满的额头一直倾泻到常带着微笑、此时因为完全放松而微微下垂的嘴角。盯着他的薄唇看了许久后,终还是忍不住蜻蜓点水似的在其上留下一个吻。喻文州像是感觉到了这一吻的重量似的,歪了歪头,半梦半醒喃喃开口道:“少天……别闹……”语调迷糊而又温柔。

  听到话后微微一愣,看着又说完后再也没有动作了的喻文州才明白自己并没有将他惹醒。苦笑着走出了卧室,轻手轻脚关上房门后靠着墙缓缓坐下,双手死死捂住了脸,咸湿的液体从指缝溢出。“mas……你什么时候可以像对他一般温柔对我呢,哪怕是一半也好 。”索克萨尔哽咽着。


【我法】告白弗朗吉

•画人头像的时候突然开的脑洞

•痴汉向

•有错指出   万分感谢

•短


想按住你的枕骨,踮起脚用额结节摩擦你的眼轮匝肌,鼻肌横部磨蹭你的犬齿窝,慢慢亲吻隐藏在口轮匝肌下的犬齿隆突。啃咬你丰满的嘴唇,舌尖淡淡描出柔软的嘴唇边缘轮廓、在嘴角打转。划过唇三角肌贴上下唇方肌,唇感受上面细密的胡茬。鼻梁对着颏结节将下颚骨顶起,吻落在胸骨舌骨肌上,并在肩胛舌骨肌上留下吻痕,鼻翼收张将体内热气喷向你的肩甲提肌。手轻揉着你结实的咬肌,指尖沿着颧肌往上唇方肌内眦头摸去,头也随之上移,张嘴啮咬耳轮,往耳道呵一口热气。“ Je t'aime .”开口缓缓往你耳道呵出语句,“ Mon gloire”


【双喻】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02.

•cp蓝雨队长喻文州X蓝雨训练营喻文州

•最近太忙先更个短的 orz


【训练营喻文州视角】

2

“我以后,就会是你这样吗?”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恩……可以这么说吧。”他略微思索后回答道。

  “那……你现在APM……”

  “咳!”提问被他一声咳嗽打断,“你会比我更好,更厉害的。”


【双喻】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01.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cp蓝雨队长喻文州X蓝雨训练营喻文州

•私设  崩皮注意




【训练营喻文州视角】

1.

  初次见他是在训练营的角落里。

  APM只有120,连及格线没有达到。沦为笑柄,被训练营的同级生嘲笑。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冲着他们微微笑笑,而心中的苦水早已泛滥成灾。表嘀嗒嘀嗒走向了十点钟,训练室已经空了。揉了揉眼睛看着墙上的蓝雨的队徽,继续在角落里自己的位置上加训。

  “呦,队长,这么晚了还不睡啊。”一个声音响起,刚集中起的精神被打散了。

  “魏……魏队好……”下意识的站起身,环顾四周,除了刚才说话的那个模样清秀的男人以外,训练室内再无他人。

  “队长这么紧张干嘛?”他笑了笑,温文尔雅,眼睛却盯着自己。

  “我不是队长,”平静的回答他,“这里是蓝雨战队的训练营,这个时间魏队不在这里的。”

  “噗嗤——”他居然笑了,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眼神里带着无尽的温柔。在把自己头发揉的一团乱后,他将手伸了出来:“初次见面,我叫喻文州。”


法叔失明梗  写完觉得好苏hshshs


“再也看不到你那令玫瑰花都羞于绽放、宛若红宝石般美好的唇和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秀发了。”他抚着你的脸,失了焦的瞳子没了往日的多情。他摸索着找到了你的眼睛,倾身吻掉上面的泪花:“不要为我哭泣啊,哥哥并不悲伤。只要还能听到你比春天明媚阳光下被放牛郎的笛声逗着鸣叫的黄鹂鸟儿的歌声还要优美动听的声音,哥哥就已经足够幸福了。”


#图转侵删#